快遞行業拟出“失信懲戒”制度 專家:市場不會遷就落後者

發布時間:2019-08-20|來源: 紅星新聞 |浏覽次數:138|專欄: 失信懲戒 分享到:

2019年以來,與快遞行業相關的政策接連出台,也令這個一直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再次備受矚目。

7月9日,國家郵政局發布《關于支持民營快遞企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提出要完善快遞業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建立實施快遞行業失信主體“黑名單”制度,強化行業信用體系建設。

8月1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其會同有關部門研究起草的《關于加強和規範運輸物流行業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名單管理工作的實施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列出了快遞企業會觸發“失信懲戒”的行為明細。

伴随快遞行業高速發展,各種行業問題也不斷爆發。隐私洩露、惡性競争,甚至消費者投訴無門的現象也時有發生。而在今年多項政策出台後,“信用”則成了快遞行業的關鍵熱詞。

《實施意見》的征求意見時間臨近尾聲,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鐘林告訴記者,正式文件應該不會有大調整。

盡管規範行業仍需時日,但記者采訪從業者、業内人士、法律專家等多方後,了解到一個“信号”:整個行業正在向良性發展。與此同時,市場也不會遷就“落後者”。

【1】建立快遞行業信用體系 近4年頻出相關政策

呼籲對快遞企業設立“黑名單”由來已久,最近4年内,幾乎每年都會出台相關政策。

早在2015年11月,國家郵政局曾發布《關于加強快遞業信用體系建設的若幹意見》,裡面提到了快遞信用體系将以建立違法失信主體“黑名單”和聯合懲戒制度為重點。并指出,到2020年底,建立快遞業信用建設的規章制度和标準體系。

2017年,國家郵政局又聯合20個部門,簽署了《關于對運輸物流行業嚴重違法失信市場主體及其有關人員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對失信主體列出五大類27項聯合懲戒的具體措施。

2018年,國家郵政局又專門針對快遞業制定了《快遞業信用管理暫行方法》,進一步完善行業信用體系,其中還明确了企業為信用管理的主要對象。

2019年《實施意見》的出台,則是把标準細化。如,在申請快遞業務經營許可過程中,申請人以及其他單位和個人隐瞞有關情況、提供虛假材料的;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在經營活動中有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違反法律、行政法規以及有關規定,寄遞禁止寄遞物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造成嚴重後果或者引發惡劣社會影響的。

在備受關注的個人信息安全領域,意見為快遞企業劃出三條“紅線”:一是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約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二是洩露、篡改、毀損其收集的個人信息;三是未經被收集者同意,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

意見指出,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存在以上行為之一,嚴重危害個人信息安全的會被列入“黑名單”。

意見列出了快遞企業會觸發“失信懲戒”的行為明細。破壞信息安全、危害行為、安全隐患,均有可能導緻快遞企業“失信”。

【2】快遞企業加碼信息安全 有内憂也有外患

“快遞失信黑名單制度”一出現,不出意外地成了熱議話題。

衆多網友留言中,大家對快遞的服務質量、信息安全等問題最為關注,也有網友提議有相應行為就應該列入“黑名單”。“啥時把快遞員的服務質量也弄個征信系統就好了,盜取偷窺客戶的快遞、上門取件态度極其惡劣粗暴,客戶就該無限容忍麼?”

2017年發布的《快遞最後100米服務趨勢報告》中有數據顯示,其中43%的用戶表示會擔心上門簽收個人信息不安全。

以往快件寄出後,會在倉庫、幹線運輸、分撥點、網點等多處中轉,均存在信息洩露風險。此前也有報道顯示,有物流公司内部員工将相關信息售予他人,導緻大量客戶信息被洩露。

“個人信息洩露是很多年前的業内頑疾,”一位快遞企業人士告訴記者,近些年來已經改善很多。“現在用信息化手段逐漸規避了這個問題。”

上述人士還表示,信息安全在快遞業内是個趨勢。事實上,用戶隐私安全問題早就引起了快遞行業的普遍重視。

記者梳理發現,早于2017年5月,菜鳥就面向行業推出“隐私面單”,避免消費者個人信息全部暴露在快遞面單上;當年,京東、圓通等多家快遞公司開始使用“隐私面單”,隐去消費者名字和電話号碼中間四位數;在中通快遞官網上,也有關于“隐私面單”這項業務的詳細介紹。

但這仍不能完全杜絕隐私洩露,即便減少内部員工接觸用戶數據,但還有“外患”。《新零售生态網絡安全報告》顯示,2018年“6·18”期間,采樣的快遞企業中被網絡攻擊的占比達到40%,平均每家企業遭受151次攻擊。在對安全漏洞、網絡攻擊、隐私保護、惡意代碼、僵屍網絡、IP黑名單這六個維度的網絡風險數據分析後,75%的快遞企業存在安全漏洞,88%有隐私保護問題。

上海青浦網安副支隊長陸曉峰去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保守估計,物流行業内一年内遭到的黑客攻擊數以萬計。

基于此,順豐搭建了跨界信息安全聯盟;菜鳥聯合公安、物流企業發布“物流安全服務平台”,打擊網絡黑灰産。

“我們每年在信息安全的投入上有近千萬,内部也有專門的信息安全部門,專人專崗。”圓通相關人員回複記者,公司内部還有紀律監督小組,對客戶信息安全方面所有員工舉報有獎。公司還采購了一些防黑客、防病毒入侵及檢測的設備。“安全工作是重中之重。”

正如行業内形成的普遍共識,信息時代将數據安全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3】懲戒範圍和力度加大 專家:行業不能遷就落後者

防範信息安全風險成為各行各業共同努力的課題。将信息安全問題與企業誠信挂鈎,則是政府對企業的又一監管手段。

“過去我們對企業的違規違法行為關注多些,但現在看來,這還不夠。”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鐘林向記者表示,現在對企業的要求還包括“守信”,這也是行業進步之後,對企業提高标準。

《實施意見》中提到,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對全國運輸物流行業“黑名單”管理工作的綜合協調,推動實施聯合懲戒。公安部、交通運輸部、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鐵路局、中國民航局、國家郵政局等國家相關部門負責職權範圍内“黑名單”認定标準的制定。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以往沒有各部門綜合合作、協調,現在是各部門聯合起來打配合戰。朱巍提到,“聯合懲戒”的另一個目的在于提高市場準入标準。“出了問題不但不能進入這個行業,換個買賣也很難。”

此次《實施意見》中,還擴大了“失信主體”範圍。以往來看,很多政策多針對企業、市場主體,但《實施意見》中明确了“運輸物流行業市場主體是指從事運輸、倉儲、裝卸、配送、代理、包裝、流通加工、快遞、信息服務等物流相關業務的企業及其分支機構和個體工商戶;有關人員是指負有直接責任的法定代表人、企業負責人、實際控制人及從業人員。”

“以前是對企業的失信,現在是包括企業和所有人員,一個行為可以治多個主體。”朱巍認為,現在的主體範圍擴大,一旦有事發生,連帶的是相關一串人員,并且這些都将納入信用記錄,推行全面信用化,把生活與市場行為完全結合起來。

邵鐘林也感受到了此次與以往的“不同”。他表示,之前快遞領域隻有郵政管理部門管理,但現在是多家政府部門聯合認定失信,聯合懲戒,力度比原來要大很多。

他認為,加大力度監管對行業是個好事。“一個企業的經營行為,處罰的嚴厲與否,治理效果會不一樣。”

對快遞行業黑名單一事,有不少網友調侃:如此一來恐怕多數快遞企業都要上“黑名單”了。邵鐘林則認為,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沒辦法,“整個行業是要向前走,不能遷就落後的。現在大家是在同樣的要求管制下,誰做的好做的不好,誰盈利誰不盈利,行為決定,市場決定。”

“以前做得差的也賺錢,做得好的也賺錢,但做得好的付出的多,等于還是吃虧了。”邵鐘林指出,企業應該加大對人員的管理力度,管理不強會出問題。

此前記者采訪的一位快遞企業人士也認同,相關政策出台包括監管力度加大,實際都是在倒逼企業的服務标準。“相當于提升服務品質,包括末端對快遞員的要求。整體要往良性發展趨勢走。”

但這位業内人士也坦承,改變不是朝夕,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目前快遞行業的準入門檻低,從業人員層次也相對不高,這些都需要很長時間去改變。”


文章搜索